whatever

一個倒楣的星期六
被幾位要好同事拉左去海洋公園自虐
先高速迴旋, 然後係個天被360度反轉再反轉, 再濕身沖埋落水
到日落黃昏, 係瀕臨死亡邊緣之際, 再比人捉左上去冇人坐的越礦飛車
好記得去到第二個下墜位的時候, 心死的我同自己講左句”Whatever”
之後就比架車當垃圾咁拋左去月台
個日應該係好同事聽到我講最多粗口的一日

多謝同事拉我去情緒發洩
呢個本死無大害的”Whatever” moment, 我會永遠記住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