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璃夢碎

玻璃之城的夢只持續了兩個多月,
我被請離了陽光滿佈的辦公桌,
再次在荒野流浪。

這個經驗給我的感覺是震撼的,
心像是被挖了一個大洞,每天早上照鏡子,都不想和鏡中人相認,
不,我不想認識這一個無用的自己。

現在的我,沒有臉孔沒有身份,
像是一團破碎的舊抹布,不知為何而生,不知為何而寢。

發表迴響